<form id="v4z0u"><th id="v4z0u"></th></form>

  • <nav id="v4z0u"></nav>
  • <sub id="v4z0u"></sub>
  • <form id="v4z0u"><th id="v4z0u"></th></form>

    导航
    首页
    原创
    首脑
    数码
    白电
    黑电
    生活家电
    两净电器
    厨卫电器
    新能源

    陈荣华的稻作性格

    2015-10-30 13:59:35  来源:中国家电市场网 谈实 

    一念不生,了了分明。稻作性格的他,习惯了精神自虐。他也常常在寻找解脱的方式、方法。他想着要“了了分明”,去习性,化禀性,圆天性,认为习性不改不能立,秉性不化不灵,天性不清不明。

    性格一事最难明了,哪怕是自己都无法准确道明。

    很多人都奇怪,为什么陈荣华能每月坚持写专栏,且内容、思想均不同,涉猎范围包罗万象,哲学、史学、文学、经济学、宗教、自然学科……不一而足。这该是怎样的一个大脑?有秘密?其实陈荣华的大脑是受过伤的,曾一度危及生命。陈荣华的大脑并没有秘密,如果硬要拿到科学实验室里,我想结果也只会是这个,没有可能。答案是阅读。对于陈荣华来讲,广泛阅读是他作为一个营销家、管理者、思想者必要的技能。广泛浏览,撷取片段,自我转化,形成系统,言传身教,著书立说,我给他梳理了一个大致的流程,理应相差无几。

    我写过陈荣华很多次,在他职业生涯的不同时期,在太阳雨集团的不同发展时期,在他思想激荡的不同时期,字里行间均能找到他阅读的迹象。 2014年,太阳雨集团舍弃了很多,终于确定了“阳光、空气、水”的产业战略,经过了《断舍离》。2015年,太阳雨在“阳光、空气、水”上有过太多的高举高打,利润率一定幅度地缩水,他下意识地去看凯文.凯利的《失控》,去聆听吴晓波的《2015中国产业巨变,以及投资机会》的演讲,去思索大企业;,去研读《稻作性格和电玩性格》,在传统水稻种植中体验“勤”与“恒”,“精”与“熟”。我知道,陈荣华必定又遇到了难题,这个难题也许是有关太阳雨的发展战略,或许是一种发展态度……

    性别是天定的,性格是后天养成的。我从不相信性格决定命运一说,但也承认,性格一定会影响一个人的言行、职业、生活。比如,你让一个生性木讷的人去做交际、人事管理?岂不要气死宝宝了。陈荣华的性格是多样的,仿佛还在与时俱进地变化着,即便是身边的人也无法捉摸。而我更相信他自己也没法给出准确的答案。他有过这么一段自我评断,“越美好越害怕得到,是一种人格上的缺陷,总觉得自己不值得拥有;越恶劣越以为应该,是一种人性上的超脱,总觉得自己理应有此报应。我喜欢各种形式的精神自虐,在多回合的强迫对抗中追寻一丝莫名的快感,自由与牢笼是肉身与灵魂的混知,心底深处的那片静好地带柔软地躺卧着,等待脉脉关注后的温柔碰触。”这段文字在采访中多次提到过,被我全文摘录?晌沂翟诤苣延眉父龃,或一段话来形容他,我担心,我的理解有偏差,不全面,或者完全错了。在他面前,我以为心理学大师也必定束手无策。

     

    太阳雨集团总裁 陈荣华

    大企业病来了

    人无近虑,必有远忧,可即便是最意气风发的时候,他还是藏着忧虑。

    陈荣华最近去听了一堂吴晓波的演讲。吴晓波在《2015中国产业巨变,以及投资机会》两个多小时的激情演说中提出了2015年是大企业;甑乃捣,认为目前中国大企业面临的;窍低承缘、生态性的,是在生产模式、营销模式上出现了;。“在市场环境、营销环境、消费者结构、传播形态、甚至品牌本身的定义都出问题的今天,如果你还在用过去成功的方式走到今天或带到明天,不进行变化,那么你一定会被淘汰。过去很多经验在今天不行了。”吴晓波的这句话对陈荣华冲击很大,这些年太阳雨集团发展过快过猛,可以说得益于以往的营销经验、战略决策以及发展机遇更多,但是今天企业外部环境极速变化,这些过往的成功经验是否要打破或否定?如何打破?新的模式是什么?到哪去借鉴?这新旧更替间是否会爆发些不和谐,如何处理?……这些问题,很多人可以潇洒地说“路到桥头自然直”,走一步看一步。但陈荣华没办法这么想,因为他知道,太阳雨不允许他这么潇洒,也不可能走一步看一步,更多的是要走一步看到前五步。

    “我们要正视发展问题,要勇敢承认天花板的存在。不确定性往往使人感到不安,而不可控性更是被视为现代企业管理大敌。然而从另一方面讲,不确定性和不可控性也正是创新的源泉,进化的动因。”凯文.凯利在《失控》中提到了一个层级架构,认为企业只需要两个层级就足够了,上层是对产品或服务的最后质量进行把控,下层则是充满活力的““蜂群”式协作,这样能既不抹杀创造性和进化空间同时又能保证产品和服务的质量。陈荣华认为很有道理,管理一个企业就像管理一个国家,疏不如导。而太阳雨集团的做法是“反权威,去中心化,有序失控”。其实据笔者的了解,太阳雨集团自2014年底就开始尝试着这么做,从领导层面的反权威、去中心化到企业放权,员工小微创客,到目前内部的层级构架已经基本建成并有序执行。

    吴晓波在演讲中提到了海尔张瑞敏的壮士断腕,“自杀重生,他杀淘汰”,将海尔30年来自以为豪的两大武器——8.2万精炼的产业工人和万家海尔专卖店打散,变成小微和创客,很果敢也很有英雄就义的悲壮,但没有人不给海尔和张锐敏以敬仰。陈荣华一直希望员工能够通过企业的发展去认同企业,而不希望因为说教而被动认同,鼓励管理层及员工要向内看,更要向外看,去了解苏宁与马云的合作,去学习海尔的创客文化,学会与自己讲和。陈荣华一直认为太阳雨集团的变化速度太慢,大企业病还存在,因此他很着急。

    半年报表出来了,太阳雨集团的利润缩减了60%。陈荣华并没做任何的遮掩,大环境不好,但太阳雨的股票并没有大跌,这说明了太阳雨集团运营正常。其实,我们可以如此解读这张报表,这是前期投资与后期回报的逻辑关系。自从太阳雨08年底斥巨资砸央视标王开始,外界其实早有论断,太阳雨集团董事长徐新建和总裁陈荣华都是一个敢赌敢投资,敢于抓住“;”的人,这种人往往并不太看重眼前,很有投资与回报的远见性。2015年,中国经济新常态化,整体下行,很多人开始紧缩银根,准备过冬,打持久战。而太阳雨却毅然着手春耕,加重品牌、产业注码,聘请林志玲代言,签约湖南卫视,续约西甲,与中科院联手净水项目,全面推进太阳能升级换代……外界的看法怎样,陈荣华不太关心,他关心的是如何将这些转化成利润,转化成太阳雨集团发展的推力。

     

    倡导稻作性格回归

    一根稻草可以救一条命,一种性格可以成就一番伟业。

    通常我们说,企业不盈利就是犯罪,当然太阳雨仅仅是利润率缩减,还远远谈不上犯罪,但这多少还是会影响了公司不少管理层的心态,小部分人开始有些急躁了,这个时候,陈荣华反而劝诫自己要足够冷静,要耐得住,他开始重温小时的稻作时光,了解日本、欧美乃至中国的稻作文化,得出了“勤”与“恒”,“精”与“熟”的结论。

    中国已跃居世界经济第二大国,但这并不影响中国同样是农业大国的论断。早在石器时代,中国就开始种植水稻,3000多年前成为了人民的主粮食,稻作文化影响深远。

    有时候,陈荣华觉得自己就是一愤青,反对权威,同情弱小。在自己的公寓楼的电梯里碰到满身油污的装修工人觉得很有亲切感,在开往北京的高铁上看到田间地头的劳动者也很感动。他说这应该与他的出身有关系,陈荣华出生在安徽安庆一个农民家庭,与大多数农村小孩一样经历过高强度的农耕劳作。安庆也是著名的鱼米之乡,盛产水稻,祖祖辈辈就跟水稻打交道。每到水稻“双抢”时节,既要抢收早稻,又要抢插晚稻,天天从早忙到黑。饿了吃点自带的番薯、玉米,热了脱掉衣服,就近的水塘里耍下水,尽管枯燥、重复的劳动被很多人不讨喜,但他却能在其中得到快乐与满足。陈荣华不止一次地认为自己就是个“苦行僧”,只有在劳动中才能找到存在感,找到自我的价值认同。如果一天下来,无所事事,没干有意义的事情,就觉得很难过,哪怕这一天付出了劳动没有收获,也觉得很愉快。陈荣华承认自己更偏爱体力劳动者,与他们更亲近。在公司里,陈荣华对上层和同级层的人,往往显得态度很恶劣,而对下级却能很友好,有时很傲,很较真,有时随和,很宽容,说不出的怪,却让人很难产生不满。

    “我不想谈过高的道理,过高的道理都近乎‘矫’与‘伪’,是对劳动者的一种鄙视。我们下一代往往瞧不起‘下里巴人’,这让人很忧虑。”陈荣华觉得胡适有一段话很适合自己,所谓“宁详毋略,宁近毋远,宁下毋高,宁拙毋巧”,他亲近体力劳动者,看到他们更觉亲切,不仅仅是缘于儿时那种“快乐”的记忆,更是对于目前浮躁的大环境下务实、精勤风尚回归的一种强烈渴求。曾国藩说“真正聪明的人都是下笨功夫”,陈荣华认为有绝顶聪明而肯下笨功夫的人才有大成就。很多年前,在总结太阳雨成功经验时,陈荣华就说过太阳能光热产业就是拼命折腾出来的,是田间地头跑出来的!需要我们脚踏实地,反复折腾,不厌其烦!

    “现代企业,一讲规模,二讲精熟,这都要从勤与恒中来,也可以说,过往的成功都是由这种稻作性格导致的。”翻开太阳雨集团的成功履历,陈荣华认为,这就是一部稻作文化的演绎史。而今天企业壮大了,外部环境也变了,玩互联网新花样了,一种有关“电玩性格”的说法开始得到了不少人的认可,骨子里头还是稻作性格的他一度很悲观地认为,企业未来的成功将属于那些电玩性格的人,而自己应该要让位。但真要让他服输,我想定是万难。今年41岁的陈荣华,正值事业黄金期,且素来爱好学习的他,尽管身具稻作性格,却也沾染了些电玩性格,尽管不多。而在笔者看来,深厚的稻作性格,浅尝的电玩性格,恰恰就是陈荣华的最大优势。

    食君俸禄,为君担忧!稻作文化在日本的阐释还有“忠皇尽职”的忠诚观念。正因为时刻想到这点,他时常表现得太过紧张,生怕在他的任职期间会出什么纰漏,哪怕是在太阳雨集团最意气风发的时候,他都战战兢兢,如履薄冰。当下,陈荣华忧虑有二:第一,企业高层,年龄虽大,却未必有稻作性格;第二,电玩性格的人与我们的稻作性格融合不上。而他现在最想做的事情,就是让电玩性格的年轻人融入稻作性格。最近公司招工,两90后应聘,陈荣华出了一道题,请他们分别谈谈对柴静《穹顶之下》的看法,两90后评论天马行空,不着边际。陈荣华最终给出评价——没有经历过就没有发言权!没有经历过,这或许是这代电玩性格的年轻人最大的困惑。于是,他在内部会议上开始着重提及稻作性格的养成,并定制了一些培养计划。

     

    陈荣华:营销是“做事”与“做势”的结合

    用稻作的思想做净水

    被质疑不是坏事,我们要做的就是将坏事变好事。种水稻比种小麦、玉米更要求精细化管理,郭宇宽在《“稻作性格”与“电玩性格”》中阐述得比较到位,小麦、玉米在北方种植广,通常只要播种,确保关键时刻浇灌两次水,就不用操心了,而水稻从犁地、插秧、放水、除草、加肥……等系列的过程都有严格的讲究,深度、宽度、湿度都要严格的把关,如果某一环节没做到位,则很容易发生扑倒、抽苗不长穗等现象,其过程更是繁琐、枯燥。陈荣华认为,经营企业正如种水稻,必定得耐得住繁琐和寂寞,在“勤”与“恒”上下工夫,在“精”与“熟”上求突破。“还记得半大小子时,自己怕稻田里的蚂蝗而不想给家里稻子除草,结果被父亲追着打。”陈荣华笑称,他身上的稻作性格,有一大半都是被父亲给严格“打”出来的,到高三的时候,他自己开始养了200只鸭子来赚学费,更学会了珍惜一些可贵的东西。

    陈荣华与爱人相识于1994年,恩爱21年。尽管爱人在常州河海大学教书,而他则因为工作缘故必须得常年呆在连云港,因此两人基本都是月末夫妻,为了弥补对爱人的亏欠,每次出差到各地,都会精心为爱人挑选礼物,看到爱人的笑意,这是对他最大的慰藉了。一次爱人对他说,嫁给你不图你什么,只图你的好性格。陈荣华笑笑,大概稻作性格的人比较靠谱吧。

    是啊,没有什么保证比靠谱更让人信赖。其实,陈荣华一直在为太阳雨寻找一条靠谱的路。在落实“阳光、空气、水”的战略布局后,2015年,他顶住了很多压力,提出了“再造核心,核心再造”的著名论断,将太阳雨净水事业摆在了一个核心位置上。外界认为,太阳雨太阳能是靠谱的,太阳雨净水就未必靠谱了,而内部在销售层面也存在一些疑虑,卖太阳能的会卖净水吗?陈荣华非?隙ㄌ粲曜鼍凰强科椎,他认为稻作性格的人跟水打交道比较多,也更熟悉水。太阳雨做净水至少有三条靠谱理由:第一,太阳雨将净水定为“再造核心”,意味着会严谨认真对待,不是趁发洪水而捞大票;第二,太阳雨净水有产品保障,与中科院合作联手开发产品,品质靠谱;第三,品牌力、渠道力、服务能力一流,消费者无后顾之忧。净水是太阳雨的新项目,陈荣华特别重视。他要求员工,对于陌生领域的产品,必须做到精熟,认真研究。他甚至让员工拉上公司的净水产品到工商局那拆开,细到每个零件都要拆开仔细研究。“其实,净水后置活性炭在安装上也有顺序的!”当员工将这一发现主动告诉他时,陈荣华放心了。

    不过,他还是迫切地希望,能将自己身上的稻作性格融入到企业中,并且言传身教,让每位员工身上都敲上稻作性格的烙印,哪怕是“电玩性格”者。

    老子说“不贵难得之货”,陈荣华认为,其实越是易得之物往往也是最珍贵的,太阳雨的“阳光、空气、水”与人们生活息息相关,都是比较容易得到的东西,但也是真正贵的东西,他希望员工们都能好好珍惜这份事业,并呵护之。用他的话说,太阳雨一直在抬头看天高速跑,也让员工们多少有些好高骛远,这个时候就需要我们低头看路,勤勉做事,做靠谱的事。

     

    稻作性格人的悲催

    “稻作性格的人也有悲催的地方。”由于思虑过多,精神过于自虐,他几乎每个月都有一次性格的低潮期,每每都要经过一次痛苦的对抗才能得到和解。有时他会纠结自己是好人还是坏人?他希望获得别人的认可,这是个好人,偶尔干点坏事。“我其实是很讲究秩序的,只是偶尔插个队。”我不敢肯定这个秩序和插队意味着什么。记得一次采访时,陈荣华透露自己偶尔会搞点小“破坏”,看到女儿将房间打乱,玩具散了一点,甚至有点高兴。柴静说,“岁月让人从批判走向建设。”我想陈荣华一定是想着要破坏某种秩序,最后再建设秩序,太阳雨太阳能如是,太阳雨净水必定亦如是。

    “我年纪大了之后自觉更能从悲痛中得到养分,并认识到悲痛不同于压抑。”罗伯特.勃莱说。其实陈荣华刚过41岁,还是事业的黄金年龄,应该不用太在意罗伯特的想法,可每次面对他时,笔者总觉得他的眼神透露着矜持的喜悦和放肆的忧虑,一度我为自己的这个想法感到荒唐。

    陈荣华把《绿里奇!房戳肆奖,他觉得人不是完美的,有多少光明,就会有多少阴暗,而自己能做的仅仅是尽量将阴暗当作一杯水,用热度去蒸干。“越美好的东西越害怕得到,越恶劣就越觉得应该。”刚到连云港时,一日晚上送女同事回家,路遇流氓被打住院,他甚至很平静地想,要是一刀把我捅死了,倒是一个解脱。为这想法,他难过了好些天,认为自己都无法认识自己了。

    “吃饭清盘”,“物尽其用”,“钱不花光难受”,“几年只吃一种麦片”“年纪大了,总要有个不良嗜好,将来可以喝点酒”,“我是反商业主义的,当不了老板”,“不相信有人会无条件地爱你”,“我为别人而活的成分更多些”,“如果不是为了工作,连微信都不想看”……陈荣华常常这么想着,也这么做着,累!比在稻田里弯腰插秧,被蚂蝗追着咬都累!

    一念不生,了了分明。稻作性格的他,习惯了精神自虐。他也常常在寻找解脱的方式、方法。他想着要“了了分明”,去习性,化禀性,圆天性,认为习性不改不能立,秉性不化不灵,天性不清不明。38岁时,他看到了《断舍离》,去掉了很多无所谓的东西,41岁时,他温习了“稻作性格”,又将会做些什么呢?



    扫描以上微信二维码 加关注

    中国家电市场网(微博:@家电市场杂志,微信:家电郡 jdscjdsc)自成立以来就秉承新锐、高端、专业的宗旨,以敏锐的视角报道家电新闻、深入的观点解读行业趋势、强大的团队构建品牌运作,致力于互联时代传播品牌的价值。

    • 验证码:

    最新文章

      关于我们

    新浪微博 微信 头条
    狐狸视频app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